“五分钟”的陷阱

说不的能力

谭显英

2020/04/01

今天,有人私下发邮件问我能不能帮忙解决个问题,我没理会。后来,他又通过微信找我。我知道自己也许五分钟就能给他这个答案,而他可能需要花上一两个小时。但是我还是忍住了自己心中那“无所谓,五分钟小事而已”的冲动。

真的是五分钟吗

不止“五分钟”的“五分钟”

想起了保罗·格雷厄姆在《如何创造财富》 写过的一段话:

不同的工作对“不受干扰”有不同的要求。文稿校对人员每15分钟被打断一次,工作效率也不会有太大损失。但是,黑客要求的“不受干扰”的时间是非常长的,有时你要用1个小时才刚刚把一个问题理清。所以,人事部突然打电话要你去填一张表格,会造成巨大的成本损失。

这就是为什么当你打扰黑客让他们从屏幕前扭过头回答问题时,他们会恶狠狠地盯着你的原因。他们大脑内部精心构建的精巧建筑,瞬间就崩溃了。

仅仅因为工作经常受到干扰,黑客就会无法应对高难度的项目。这就是为什么黑客往往在深夜工作的原因,也是黑客无法在小隔间里写出优秀软件的原因(除非在半夜)。

这和我自己的经验相符:比较复杂的工作,往往需要一两个小时的深入思考才能理清头绪,进而着手解决。 你的“五分钟”可能导致我之前一个小时“内存载入”的努力都白费了。考虑到工作中整块的时间本来不多1,这一个小时的思考时间对我来说真的非常宝贵2

没那么重要

要对他人有信心,努力多了迟早也会有能力的。再说,这个问题不解决又能怎样呢?太阳照样会东升西落,地球也会照样转。何况,大家都是职场“老油条”,应付的能力总是有的。

解决重要的问题,而非眼前的问题

这就是在极度贫困生活状态下的残酷的统计数字。也许人们会觉得我无视眼前个别病危的儿童而去关注我看不见的几百个垂死的儿童,是一种不人道的行为。

而这时我总会想起我原来的导师罗素女士的话。她曾经在刚果和坦桑尼亚作为教会护士工作过很多年。她总是说:“在极度贫困状态下,你不可能也不应该把事情做得完美。如果你这么做,你就是在从其他更需要这些资源的地方窃取资源。” 当我们过度地把精力集中在可见的局部而忽略了不可见的整体的时候,我们就会错误地把资源投入一小部分问题上面,从而只能拯救一小部分人的生命。

这一原则适用于所有资源紧缺的情况。面对拯救生命的问题,我们很难来讨论资源的分配,因为这样会让人觉得我们冷酷无情。但只要资源是有限的,我们就需要开动大脑,找到使得我们的资源得到最有效利用的方式。这才是真正的同情心。

—— 汉斯·罗斯林《事实》

“嗷嗷待哺的婴儿”不一定会饿死,即使会饿死,我也爱莫能助:当我把大量时间耗费解决这些琐碎的小事上时,我就无法专注于解决系统性、重要的问题上,反而失去了帮助更多人的机会。

最后

说到底,“难以开口拒绝”还是源于过分在乎自己在他人心中的形象——自己心理上不愿意让他人感到不舒服、感到自己不好合作,从而不自觉地维护那“虚幻的好人形象”。


  1. 我一年前专门统计过几次,只要我人在办公室,会议、电话、邮件、交谈等各种形式的沟通每天大概在20-30次。现在受疫情影响,公司远程办公,受打扰的次数减少了一大半,但工作质量却几乎没受任何影响——可见日常工作中的无效沟通是多么严重
  2.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不睡午觉,经常都搞到很晚的原因——正常的工作时间却干不了“正事”